【莆院管院】隨口而出的冷暴力
0c5d882411b84b22368d2cddc69c7d6b
隨口而出的冷暴力


3e7aab74f18c6b02c6f7a8f85216086a

“欲加之罪,何患無辭。”


一覺醒來,微博熱搜被一位國內資深并屢屢斬獲大獎、被人尊稱為“大姐”的女演員——寧靜霸占頭條,一句“寧靜懟網友”就交待明白了一切事情的起因——網絡語言冷暴力。



網絡社區已漸漸成為我們生活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我們依靠著網絡社區平臺去發現陌生人或者公眾人物的百態,去發現新世界、開拓新大陸或者找到新樂趣,因此維護網絡環境的和諧與文明也應當是我們不可推脫的義務與責任,其中不免涌現出一些網絡鍵盤俠、人肉搜索者等為代表的冷暴力施暴者,不顧他人感受,隨口一言,卻可輕易詆毀一個人的心理防線。

網絡語言冷暴力的“冷”就是因為它只存在于網絡,通過使用侮辱歧視性語言文字的攻訐謾罵、詆毀、蔑視、肆意評論、嘲笑等,猶如刺刀般字字扎心,雖沒有真槍實彈,不會對肉體和身理造成真正的傷害,但是卻對被施暴者的精神和心理上留下難以恢復的傷害。


20190301171626_GxXL3.thumb.700_0.jpeg


如今的寧靜所身處的困境不禁讓我想到84年前新媒體剛剛在中國興起的那一時期——1935年,年僅25歲的阮玲玉因受不了人們的流言蜚語,在其電影事業生涯正如日中天的時候,毅然決然地踏上了不歸之路,在悲憤中離開了人世,身后卻留下一封“人言可畏”的遺書。

之后這樣類似的戲碼輪番上演,有的得上抑郁癥踏上不歸之路,有的在萬般無奈之中漸漸消失于人們的視線中,有的想要掙扎卻被詆毀于各種人的唾罵之中,有的修煉了一套故意裝作視而不見的“意志”并故作“清高”。

而這些施暴者有的是缺乏理性分析和是非觀念而隨波逐流,有的是為了無腦刷自己的存在感而寧愿降低情商去強施冷暴力,有的是用實際的行動來證明一件事:我就是要黑你,沒有任何的理由……不管是哪種施暴者,都會讓被施暴者遍體鱗傷直,直至萬念俱灰,可能《左傳》中“欲加之罪,何患無辭。”就是真實寫照吧。


20190301171606_h3FtZ.thumb.700_0.jpeg


從13年開始注冊微博開始,我也不乏見過因網絡語言冷暴力而不得不退出的優秀博主:

美妝博主因為視頻中化妝的小失誤而被施暴者冷冷抨擊——“你到底會不會化妝啊”或者“終于知道你為什么要學化妝了,因為你素顏長得真丑、辣眼睛”;

白手起家的良心博主卻被說成——“你是不是有人包養你啊,包裝得可真自然”或者“我看見你裝清純的樣子就惡心,快滾出微博吧”;

剛剛接到廣告勉強能收到一點點回報的小博主也被說成——“大家取關吧,接廣告了,賺得一定盆滿鍋滿了”或者“說好的良心博主也抵制不住金錢誘惑了,對不起,我取關了”;

用華為手機、穿李寧、用國內品牌就被直截了當定義成愛國,而去購買蘋果手機,一身外國奢侈品牌,拿到綠卡就被稱為不愛國……

這樣的例子還在微博上這個典型的網絡社區每日發生,不一定是博主,還有明星、國家英雄、科學家、運動員、普通路人、甚至是小孩子都是雖無有形鋒刃卻足以弒人多命的言語的對象,他們以圣人的標準來要求別人,自己卻暴露出人性最為丑陋和黑暗的一面。可是你們憑什么對別人的生活和言行指手畫腳、說一說二。


20190301171626_X5jNm.thumb.700_0.jpeg


你可以不愛,但不要傷害,每個人都有自由表達自己想法和見解的權利,你可以不認同,因為每個人所處的境況、所經歷的事情都會不同,因而每個人的心聲不同也是正常的。我們能做的就作為一個看客就好,送去自己的祝福、欣賞或者歉意,切莫在鍵盤的那一邊,惡言相加,把陽光的人逼向人間地獄。

就像《暴走大事件》中說的那樣:——

“我希望我有一天能夠看到30歲的女生不會被輕易冠上剩女的頭銜,屢被催婚;五六十歲還在追求愛情的老人,不會被人說‘老不正經’;只生了女孩的媽媽不會被要求追生男孩;我希望有一天能夠看到年輕人的婚姻不會無法自主而被兩個家庭左右;丁克家族不會被三姑六婆指指點點;選擇終身不婚的朋友,不會成為異類;同性戀不會難以啟齒,不會孤單無助。只要我們這一代繼續努力,我相信這一天不會太遠。”

我亦相信,網絡語言冷暴力施暴者能感到自己羞恥的那一天不會太遠。


這一天,不會太遠。


423e3deafe36d0dc6142d006fd9ec919


莆田學院 管理學院

編輯/撰稿:王瑞

圖一源自微博截圖

圖二三四源自攝影師青子wj《善與惡》照片組


(2019-05-02 20:57:40

2012西甲国家德比